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13:07:5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高法院现在的“九人”中,金斯伯格是最年长的一位。她的死留下了空缺,共和党方面迫不及待要填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世纪俄罗斯最著名的作家之一费奥多尔·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这样给自己的民族定位:“一个真正伟大的民族永远不屑于在人类社会中扮演重要角色,甚至也不屑于扮演头等角色,而一定要扮演独一无二的角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简单说,便宜要占,但共和党不能太卖乖,否则就成了民主党的选举集结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算上刚去世的金斯伯格(她先在哈佛法学院就读,后为照顾丈夫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,并以第一名毕业),哈佛则以5人比4人打败耶鲁——这个比例,跟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“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堕胎的法律违宪”的票数一样,只不过戈萨奇和索托马约尔分别是哈佛和耶鲁法学院的异类,才使得这场判决没有简单地按学校来划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俄罗斯媒体商业化很严重,所以有些言论和专家的观点“出位”,更容易获得网民和舆论的关注。所以,有些言论本身也要掺杂了“商业考虑因素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俄高等经济大学东方研究学院院长阿列克谢·马斯洛夫于今年6月表示,中国的目标是成为世界技术领域的领导者,这大大影响了美国的利益,两国之间的对抗不可避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保守派剩下的法官(从右至左):约翰·罗伯茨、尼尔·戈萨奇、布雷特·卡瓦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“善意中立”可以避免给俄罗斯造成更多的战略风险。俄国际事务理事会理事长科尔图诺夫认为,对俄罗斯而言,扮演“坐山观虎斗”的角色似乎是不可能的,主要原因在于21世纪的世界比美苏对抗时期联系更加紧密,且更加民主化。中美关系恶化不符合俄罗斯的长远利益,虽然可以从战术上提升俄罗斯的重要性。但这些对抗终将导致更多的战略风险,俄罗斯事实上可获得的收益更小。不过,他也强调,中美对抗并不意味着俄罗斯不能扮演独立自主的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拜登明年出任总统,他就有其他机会提名大法官补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这次,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·舒默“依葫芦画瓢”,表示在“我们有一位新总统”之前,金斯伯格的空缺不应填补。总统候选人拜登也表示,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,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。